向 @一堆圾垃小芳芳 (荒、小芳)太太约的Q版人设图,魔鬼达米安Damian(左)和死神特西文Tecwyn(右)。画风可爱到爆,非常符合我的预期。辛苦太太熬夜肝图!

至于这两只在干什么?当然是在算命啊。

装可爱•坑蒙拐骗小能手•狼魔•达米安企图用塔罗牌占卜萌混过关,和失去记忆的特西文重新建立没有血缘的亲缘关系。

——哥哥,哥哥,塔罗牌说,你有个失散多年的弟弟,就是我哦。

——我觉得你和塔罗牌都在诓我。

死亡光临的村庄〈1〉

岛上的雨说来就来,没有丝毫征兆,全然不顾还有人在黑荆棘村的出入口附近烂醉如泥。起先只是零星的一两颗水珠,摔碎在酒鬼酡红的脸颊和鼻子尖上。逐渐演变成滂沱大雨,用比沙子还沉重的力量噼噼啪啪打向人间。使人生生惊醒,摸爬着滚到最近一棵树下避雨,努力睁开被雨水糊住的醉眼。

周遭水雾弥漫,迷蒙了山村景象,也模糊了外界通往村庄的唯一山道。

山道上,一抹黑影缓缓靠近,行走在雨和雾之中,轮廓不甚分明,似有若无。

“谁啊?”酒鬼嘀咕一句,用力抹掉满脸的泥水,粗糙的面孔胡子拉碴,邋里邋遢;另一只手本能扒紧内里只剩小半酒水的陶瓮的口,扯开嗓门问渐行渐近、形同鬼魅的黑影,“谁来了?”

冒雨前行的人影闻言停顿半拍...

黑之solo:奇怪的人和无辜的村庄

这是它遇见的第二个,或许还会有第三个,无论它怎么使劲也带不上天国的人。它收起瞎扑腾的仿若竖琴的翅膀,开始慎重地打量羽翼之下抖抖索索的褐色卷毛。淡金色的鸟瞳里疑云渐浓。它十分确信自己没有遗漏或搞错任何一个步骤。

“滚开,给我滚!”

人类的肩膀猛烈摇晃起来,配合拼命挥舞的手臂,誓要驱逐停在肩上的不祥的鸟。

雪白剔透的渡魂之鸟轻盈落地,化作披黑帽长衫的人形。掩藏在兜帽下的金瞳冷漠地看着人类的表情从不敢置信到欣喜若狂。

“成功了?它说的是真的!”

这个人转而对它叫嚣:“看到没有,你这魔鬼?藏头藏尾的混蛋!我不怕你了。不是想要我的命吗?有本事过来拿啊。”

“你说的它,是魔鬼吗?”死神问。...

白之solo:魔鬼的外公

(濒死抉择的资料片)

它没有名字,也不认为有给自己起一个名字的必要。人类的欲望无时无刻不在发酵,生出浓郁的气味。它只要轻轻一嗅就能寻到猎物,根本用不着等他们用名字召唤,自投罗网。

但有一个人,擅自送给了它一个名字。那是爱尔兰一个风光秀丽的小乡村里的修士,守着一座破旧的修道院,遇见魔鬼时已年逾六十,不久前才皈依基督,为他在世上最后的亲人主持葬礼。

那一天,他像往常一样,在耶稣受难的十字架下虔诚祈祷,做着弥撒。魔鬼趁他闭眼时偷走了他的圣体,塞进嘴里咯嘣咯嘣地嚼。修士抬起头来,看见一个七八岁的孩童坐在祭坛的边缘,两只小腿一晃一晃的,明灭的烛光打在他幼小的躯壳上,拖出浓重狰狞的巨狼黑影,粗壮的尾...

濒死抉择

濒死之人的床前出现两道人影,一黑一白。坏掉的眼球映不出来者真实的形态。

黑的率先开口:“我是死亡,生命的归宿。在我怀里,没有痛苦,唯有安息。”它声音清越,把手伸向伤重的人。解脱近在咫尺。

白的冷冷嗤笑:“想清楚哦。人总要死的,可你现在一死,就等于把你的财富拱手让给跟你同床异梦的坏女人和背后捅你一刀的好朋友。你甘心吗?”

颤巍巍的手在半空僵住,混浊的眼珠里迸射出强烈的恨意。

“不甘是吧?那就对了。”白影的语气充满煽动性,它循循善诱,“我是魔鬼,是你生命最后的呐喊,和无法释怀的仇怨。选择我,你的仇人将全下地狱。”

好。

没有天人交战的过程,人类心中的天平向魔鬼倾斜。然后他的意识被迅猛扑...

我家老大到家啦!(开心得原地转圈圈)因为刚好入夏,名字就叫朱明。可能是因为舟车劳顿太累了,这孩子看起来很没精神,也不太想跟人交流的样子。那就先美美地睡一觉吧。

为老大量身定做的故事背景是一个灵异伪科幻世界。故事的起因是C国某城市的一片居民区受神秘力量的影响,里面的居民在不知不觉中产生变异,死去后精神依旧不灭,衍生成亡灵,无意识地侵蚀活人的思维,使人精神失常;部分活人逐渐异化成非人的怪物,以攻击和狩猎人类为乐。在不明真相的人眼里,就是好端端的一片街区突然闹鬼和出现怪物,当地ZF出面,紧急疏散和迁走里面的活人,并在街区四周竖起围墙,把此地列为禁区。没曾想整片街区的居民都具有死后变成亡灵的体质及有...

© 溯阑 | Powered by LOFTER